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法字画

油画家田迎人设计书签《初恋》

来源:中国华侨传媒网时间:2019-11-06 08:37:34
导读: 油画家田迎人设计书签《初恋》
作者 彭 俐美女佩戴一枚胸针更显优雅;书籍配上一幀书签愈加精致。如果书签设计得美丽动人,从而使一本书变得畅销也不稀奇;为了妩媚的胸针

油画家田迎人设计书签《初恋》
作者  彭 俐

美女佩戴一枚胸针更显优雅;书籍配上一幀书签愈加精致。如果书签设计得美丽动人,从而使一本书变得畅销也不稀奇;为了妩媚的胸针把美人娶回家,难道不是一件挺幸福的事情。更何况,油画家田迎人所精心设计的这款书签——《初恋》,本就色彩斑斓,浪漫多情,丰富的线条和图案令人浮想联翩。

清雅玲珑,莫过书签。
  
此物可人之处,在于会心知趣,帮助你记忆,随时提示你展读的单元和进度,堪比不费一文雇佣的书童,默不作声地为你做事。遥想古人连篇累牍的岁月,就有“牙黎(古代书签)”一说,却没有人能清楚这两字搭配在一起的含义。“牙”,自然是象牙,洁白之义还好理解;难在一个“黎”字,多义。依我看,“牙黎”即黑白的意思,以象牙之“白”对应竹简或缣帛上笔墨之“黑”,便于书生查找到阅读的篇目和段落,如此而已。

说道书签文化,不能不提到诗人杜甫。凡事凡物,一入诗人的谈吐,自是不凡,诗圣云:“笔架沾窗雨,书签映隙曛(见《题柏大兄弟山居屋壁二首》)。”——这里的“书签映隙曛”,一定是“东方日出西边雨”时的晚照,照耀着斑斑点点的书简,青青子衿的读书郎凝神阅读的样子,又是多么的感人。由一枚小小书签所生发的诗意,正是文人朴素生活中的高情雅意,也被今天的油画家田迎人所追慕和迷恋。

无论是怎样一本书,插入这样一枚颇具抽象油画质感的书签,都是一种幸运。人们常说,爱屋及乌。这个“屋”可以是书,而这个“乌”就是书签;这个“屋”也可以是书签,而这个“乌”就变成了书。这本文学传记《千年一遇马师曾》还在筹备出版的过程中,而她将要“佩戴”的书签却已经落生。其“初恋”的命名和创意,正是书中所述粤剧名伶马师曾和红线女的爱情经历。其画面的繁花似锦的抽象隐喻,既是广州花城的象征,同时,也是“红线”贯穿其间的爱意缠绵。

油画家田迎人酷爱阅读,是典型的一个书迷。这在今天的绘画界并不常见。假如一个女人的兴趣不在时装店而在书店,那么你就很难用物质去讨她的欢心。而获得芳心的唯一方法,就只剩下青灯黄卷里的苦读。最有趣的,是一次朋友聚会,她兴高采烈地说到春秋战国时的“四公子”之一孟尝君,在座的一位穿着时髦的女老板发问:“谁叫孟尝君?他今天也来吗?”这让田女士顿时语塞,愣了一会儿才说:“来,吃菜吧!”再有,如果田画家不经意地说出一个上句——“曲径通幽处”,你若对不出下句——“禅房花木深”,那么大杀风景的罪过,就是你的。很少有人像她那样,在如此拜金如此物欲横行的情势下,依然认为读书神圣,视读书人为心目中的VIP。

书签,那是一个书生与书籍签订的契约。

——一生挚爱的山盟海誓的契约。

对于天下的读书人来说,每一个阅读的夜晚,都是他们生命中所度过的最美好、浪漫的时光。

书签,是油画家田迎人与书籍结缘的又一个美好见证。此前,她已经为北京出版社的重点图书《大运河的浪花》设计过封面,并且配画10幅。这多少了了她热爱书籍、愿意与之为伴的一个心愿。事实上,可爱的枕边书,作为她私密房间里的宠物,已经忠实地陪伴着她,在她耳畔轻声地沙沙细语,在一个个寂静而又充实的夜晚……

( 责编:时代艺术)

相关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