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综合资讯

吉祥 |​ 一个艺术家的坚守

来源:搜狐时间:2019-11-09 17:00:51
导读:   关于艺术和市场的点滴思考   文/吉祥   当温情面对现实,理想纠缠于理性。当艺术家遭遇生存的困境,能挣扎多久考验我们信仰正确与否和坚定的程度,不能仅凭内心的

  关于艺术和市场的点滴思考

 

  文/吉祥

 
 
  当温情面对现实,理想纠缠于理性。当艺术家遭遇生存的困境,能挣扎多久考验我们信仰正确与否和坚定的程度,不能仅凭内心的热情。

  身体的老去伴随岁月的流失,也可说生命本体渐入如期而至的成熟。

 

  对于仍旧执着于艺的人,生活消减了少时梦想之热度;对于已经“成熟”的从艺者,恐怕已经把艺术当作了骗局。

 

  总之,我们还是必须面对现实。

 

  ▶《山水小品》 33X33cm 纸本

  于是生活中多了工作的劳碌和快乐,却也少了对“自然”与“人生意义”驻足品味的闲暇,少了那些无序追逐青春气息的活跃,少了对未来虚空的憧憬。

 

  我们是需要放弃理想还是坚守阵地不管不顾“庸俗”人士的言语?

 

  需要折中理想和现实?还是彻底否认他们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?想坚守艺术追求的人,必当有此诸多困惑,我们时刻面临选择。

 

  画家对艺术方向的选择从开始就命定了他未来艺术的成就。

 

  画家的“方向选择”就是判断他是否真诚、是否有追求的基础标准。起点错了,未来作品的经典与深度从何谈起?

 

  ▶《山水小品》 33X33cm 纸本

  我们的现状是:越来越多的人不相信文化,因为文化效用需长远显现或者说暂时不切合当下实际,因为文化之为虚而不实。

 

  于是“文化”被利用,成为用“虚有品牌”套取既得利益的名词。

 

  人之本性选择了当下利益和利于个体的利益,顾不及“文化”给人类带来的长远和共体的利益。

 

  所以人不能从容于生活,不再静心追问生命是什么,意义在哪里、何处来何处去之类的问题。

 

  人们无心去想也想不出什么是更真实的、更本真的文化,人渐渐被物质裹挟,没有了反思和追问的习惯。

 

  当然这是作为非圣人、非神灵的人的顽症而不可避免,更让人担忧的是,以文化为职业的人也都不自身追问和反省,更谈不上对别人真诚的“仁”和“义”的文化帮助,使得文化的作用淹没在了史无前例的全球商业战争的海洋里,局限在功利主义而非实用主义之中,限制在夺取眼前小利小名而非对长远的大的势利衡量。

 

  这个世界怎么了?

 

  ▶《山水小品》 33X33cm 纸本

  这样的结果是:在商业极度发展以至唯利是图、利益第一、利益最大化的背景下,使得传统文化伴随新的社会和生活的变化而凸显矛盾,文化产业的合理性实为畸形。

 

  大多文化产业只剩下产业而没有文化,文化没有了导向的和反思的作用,文化产业变得没有了精神力量。

 

  “文化人”被广泛收编到各个政治的和经济的岗位上,智慧的和有家族根基的人成为“领导”或者“老板”。

 

  那些有条件成为文化精英的人,转身做了经济操盘者;产出精神研究成果的文化机构,诸如研究所,画院等,很多成为教学产业机构或者套用国家文化资金的机构;大学里的精神导师被学生称做“老板”,大学和研究机构的招生成为羞答答的市场办班;连包含文化内容的宗教实体组织也在电视台公然做开广告招揽钱财。

 

  文化的作用只剩下效益,没有了精神独立;有些文化人也没有了人格独立。

 

  这个世界怎么了?

 

  ▶《山水小品》 33X33cm 纸本

  作为文化门类之一的“艺术”,也空前繁荣。

 

  当代已成名的艺术家中,作品价格多数已经随着货币的泡沫而泡沫化。

 

  于是乎搞艺术的人和以艺术的名义出现的事越来越多:各大高校甚至于医学院都招收艺术生敛财,画廊、拍卖行、文化机构如雨后春笋,文交所、文化股票接踵而至。

 

  以艺术的名义盈利,以艺术的名义教导,以艺术的名义批评等等,同样我的“思考”也是以艺术的名义。

 

  当然我不反对任何的名义,只是反对以崇高的名义去唯利是图,反对艺术名义的泛滥。

 

  ▶《山水小品》 33X33cm 纸本

  我看到:一些“艺术家”抓住一点艺术真谛,盲人摸象般的认为自己是唯一知道真艺术的人,唯我独尊得去表达、宣扬和批评,表现出的信心获取了公众给与的诸多利益;一些“艺术家”在现实与艺术的“矛盾”追问中纠缠,不断的痛苦着,在现实中或多或少取得一些成功,林林总总,不一一详述。

 

  不表面痛苦的也许是那些有真正殉道精神的大师们,还有就是纯粹打着艺术的名义挣钱的商人,各自本着对待“道义”或者“金钱”的信仰找到了自己内心安分的平衡点。

 

  在全球皆商的大环境下,不痛苦的不自欺的“商人”包括艺术创作者、买家和中间人,他们从事艺术可以说起源于自己喜欢或者热爱,潇洒一点说是玩玩而已,但是说大了是由于人性的驱利本性,往小里说是商业的本质,要求现在的“商人”包括创作者、买家和中间人在买卖中“等价”交换,低进高出获取持续的利益等等。

 

  ▶《花鸟》 83X50cm 纸本

  我认为宽容的说,只要是能给社会带来积极情绪的和能引发哲理思考的艺术品,进而能持续增加人们对文化追求之信心的应该就算是好的“艺术”,在货币上也应该给与相应的价格肯定。

 

  商人的起点应该是商业,终点也应该是商业;艺术的起点应该是艺术,终点必须是艺术。

 

  在这个前提下,艺术是商业操作过程中的润滑剂,商业是艺术创作的基础和价值认定。

 

  以起点和终点来衡量一个人到底是商人还是艺术家,铭心自问,一目了然。

 

  ▶《山水》 44X41cm 纸本

  在历代的私天下的国度中,以士、农、工、商来排序社会各阶层的社会地位,轻视商人是显而易见的。

 

  究其原因主要是传统文化中不宣扬容易引发“人欲”的事务,从而维护最大老板的皇权尊严,所以不鼓励以利益最大化和增值为第一目的的商业,但不等于纯粹抵制商业。

 

  中国传统文化是限制商业在人和社会中的作用,从而控制人欲在商业中的膨胀。

 

  其次是过去的地球,生产力只达到基本能自给自足,产品并未富足到需要大量交换的地步,商业没有发达的基础条件。

 

  当今全球化生产力发达,单位产出扩大化,地域生产分工越来越明确,自然成为全球的商业交换社会。

 

  从全球主体经济来看,商业和商人的地位已经是主导,这是不可回避的现实。所以艺术与资本的关系梳理,迫在眉睫。

 

  ▶《山水》 68X34cm 纸本

  作为“文化产业”之一员,我倒觉得遵循产业的市场规则就简单很多。

 

  需要不断研究的无非什么是当下真实的市场规则和标准罢了。

 

  只要遵循当下平等交换的规则,进而再研究什么产品的市场能持多久,这本身就是对艺术追寻方式之一,也是商人的资本有效介入文化的方式之一。

 

  艺术是虚的精神追求,艺术家是精神追求的作品实施者,虚的东西要落实,就碰到了尴尬,也就是“虚”的量化的过程和结果。

 

  只有落实才能维护精神追求的持久,才能检验精神追求是否合理的时空格局。

 

  近现代的艺术品,由于数量的稳定和艺术价值的相对恒定,价值量化为价格基本趋稳,而当代艺术由于其自身的鲜活,价格情况异常复杂。

 

  刚才说的基本这些都是艺术的产业,而非艺术本身,也就是说是商业非艺术。

 

  ▶《春风杨柳万千》 68X45cm 纸本

  前面说到:商人的起点应该是商业,终点也应该是商业;艺术的起点应该是艺术,终点必须是艺术。

 

  换句话说:商业的起点是“实”终点是“实”;艺术的起点是“虚”终点是“虚”。

 

  进一步说:艺术家从事艺术的目的必须是为了虚的艺术追求,结果也是为了纯净艺术的名望;商人经商的目的必须是为了资产的健康增值,结果是利益的扩大,逐步实现社会价值。

 

  在这些目的与结果的过程中,“过程”表现为虚虚实实的交换,名与利理论上完美结合。

 

  作为依旧有梦想成为“艺术家”从而坚持从事创作的人来说,如果没有研究清楚我们的目的将会身不由己的被许多力量裹挟,无法独立行动和思考。

 

  我们也不能回避这些复杂和喧闹,固步自封,井底观天,复杂过后的简单才能是纯粹,浮躁过后的平静才是安宁。

 

  生有时,死有时,浮躁和平静自有其时。

 

  ▶《心经》 67X34cm 纸本

( 责编:麦穗)

相关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