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社会聚焦

疫情之下,印刷企业的煎熬:复不复工进退两难

来源:时间:2020-02-18 18:55:28
导读: 疫情之下,包括印刷企业在内的诸多中小企业,似乎正在陷入一种进退两难的境遇:停工有停工的压力,复工有复工的问题。尚未复工的企业尚未复工的企业一般都很焦虑,这一点很

疫情之下,包括印刷企业在内的诸多中小企业,似乎正在陷入一种进退两难的境遇:停工有停工的压力,复工有复工的问题。

尚未复工的企业

尚未复工的企业一般都很焦虑,这一点很好理解。

企业的活力通常在于:维持现金持续的流入和流出,并设法从中获取利润,谋求发展。

对民营企业占多数的印刷圈来说,一般企业账上的钱都不是太宽裕。春节假期和延期复工带来的长时间生产停顿和现金断流,无疑让老板们面临着“有出无进”的窘境,由此带来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。

因此,在多数省份规定的复工禁止期限(2月9日24点前)过后,多数老板的想法恐怕都是:尽可能早点复工。

然而,在疫情警报仍未解除,各地防控压力有增无减的情况下,劳动密集型的企业要复工哪有那么容易?

首先,部分地区再次推迟了复工时间。比如,位于温州的平阳县将复工时间推迟到了2月22日以后。

还有一些地区虽然没有公开宣布再度延期复工,但属地政府部门会给企业定向发送通知,要求不得开工。比如,安徽某地便有印刷企业接到街道办事处的函件,要求2月16日前不予营业。

即使对复工时间没有新的要求,多数地方也对企业复工设置了各种前提。比如,必须制定详细的疫情防控方案,并具备员工排查到位、设施物资到位、内部管理到位等各种条件

。防控方案相对好说,加把劲都能做出来。我们昨天发过一篇《等你来丨印刷企业复工新型冠状病毒防控参考方案解读》,就可作为参考。若还有不清晰的也可进入印刷家官网查询课程记录。

可“设施物资到位”就没有那么好解决了。2月9日前后,三好同学满朋友圈都是求购口罩的信息,多的需要一两万个,少的也要1000个。

一个小小的口罩,不知道卡住了多少老板的复工路。而且,三好同学去年1块钱买1包10个的一次性医用口罩,现在据说已经涨到了四五块钱1个,甚至更高。用的量大了,也需要不少钱。

条件都具备了,也不是马上就能开工,多数地区还需要备案、报批,并由企业法人签署疫情防控承诺书。网上备案就能过关的还好,不少地方还需要逐一审核批准,甚至上门核验疫情防控措施落实情况。

对老板们来说,签个承诺书已经压力山大,可个别地方一度还有意要求缴纳“复工保证金”。

比如,江苏连云港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一份文件便有条款要求:复工企业的法人代表需个人向区防控办上缴保证金10万元。同时,企业车间主任保证金5万元,班组长保证金2万元,职工个人2个月工资,需上缴到企业自己的防控办。

没复工先交钱,你说老板们压力大不大?再说了,老板们压力大点,好歹是自己的企业,连车间主任、班组长、职工个人都要交,谁还敢回来上班?

好在,经过媒体报道后,有关部门表示:文件只是征求意见稿,此次疫情防控期间,不执行企业复产法人代表保证金制度。

复工的要求这么多,如果有老板过于心急,没有经过备案、批准自行复工,会发生什么?从已经曝光的案例看,停产整顿是少不了的,有的还会被立案调查。

日前,在广东、江苏等地都出现了企业因擅自复工,被有关方面责令停产整顿,查封和立案的情况。

2月初,江苏无锡、南通还曾出现企业相关负责人,因提前复工被行政拘留的情况。

不过,国家发改委已经明确表态:拘留提前复工企业负责人不符合中央精神。

已经复工的企业

这么一番理下来,尚未复工又想复工的老板,是不是挺难的?

问题是:经过重重考验,拿到了复工函的老板,是不是就轻松了?也不尽然。

比如,复工了要有人干活吧?可就目前印刷圈的现实情况看,由于交通停运、村镇社区封闭管理、异地员工返工隔离等现实问题,很多企业的员工到岗率都不是很高。有的原来一天两班倒的,只能勉强凑一班先干着。

据报道,郑州富士康为鼓励员工早日到岗,专门推出了“防疫返岗激励奖”,为每位符合条件的员工发放3000元的专门奖励。连富士康都这么难,何况是印刷企业呢?

当然了,人回来多了,压力也大。干活的时候还好说,吃饭就是个令人头疼问题。

按防控要求,吃饭不能扎堆、不能面对面。对人多的企业来说,分批错时就餐又不现实。于是,企业各种招都想出来了:有的大餐桌搭搁板,一人一位,三面封闭;有的给餐桌三面搭高加上塑料膜,进行人员隔离;有的拉上隔离绳,限制员工用餐数量和区域;还有的干脆露天分散用餐,没有聚集风险……

人有了、饭能吃了,还要有原材料,做出来的货也要能运出去。目前,不少企业恰恰在这两点上遇到了很大的问题。

因为多数城市对跨地域的人员流动,都制定了各种限制措施,从外地返程通常需要隔离一段时间。比如,2月14日,北京市便发布通告要求:疫情防控期间,所有返京人员到京后,均应居家或集中观察14天。

这大大增加了异地货物运输的难度。因为没有多少司机,愿意以被隔离为代价进行长途奔波。多数印刷企业的供应链和客户,又不太可能局限在一个城市之内。

有已经复工的印刷企业老板抱怨说:原材料进不来,做好的货交不出去,这样下去,过几天还是要放假。

供应链的紊乱,还带来了原材料涨价的风险。在《2003非典那一年,印刷圈交出了这样的成绩单,现在与17年前有什么不一样?》一文后,便有圈里人留言说:纸厂还指望涨价呢,软包材料也都涨价了。

在当前条件下,原材料价格稍微有所上浮可以理解。别的不说,运输的难度和成本肯定是增加了。怕就怕,市场出现大幅波动。

人有了,原材料能供上,还要有订单。目前,很多下游客户也尚未恢复到正常的运营节奏。对印刷企业来说,显然不能对短期内的订单量抱太高期望,这又会增加老板们对未来前景的担忧。

即使企业内部的问题都理顺了,还有一件事情不容忽视:迎接各个部门的疫情防控检查。有圈内老板表示:曾一天内接待了六七拨各个方面的检查人员。

如果企业防控措施执行到位还好,怕就怕有纰漏还不自知。比如,威海有两家企业便在检查中出现问题,被勒令停工整顿:一家存在4名员工扎堆吃饭,并不戴口罩聊天的情况;另一家则是因为洗手间洗手液和擦手纸准备不到位,存在病毒传播的风险和隐患。

当然了,复工后最令老板们忧心的问题还是:出现感染病例,这样一来麻烦就不是一般地大。

截止2月15日,媒体至少已经爆出三起企业出现聚集性疫情的案例,分别来自重庆、湖南和山西,还好没有一家是印刷企业。

出现疫情之后,有的企业被整体停产隔离,有的因为涉及电力、供热等民生问题保持生产,但影响同样很大。

其中,一家水泥厂的厂长和一名员工,因为违反规定多地多次聚餐聚会,造成多人确诊、多人集中隔离观察的严重后果,被刑事立案。

另有一家苏州企业,因有员工体温超标,启动应急预案。虽然最终证明是虚惊一场,还是一度导致大量员工被隔离停工。

所以,对已经复工的企业来说,只要有员工体温超过37.3度,老板便会立马心跳加速、肝颤不已。

希望疫情早点过去吧

说了这么多,没有复工的愁,复了工的也愁,老板们是不是情绪更加低落了?

让老板们愁上加愁并不是三好同学的初衷。文中提到的案例并非全部是印刷企业,说到的困难、挑战也并非印刷圈所独有。

三好同学真正的目的是:希望各位老板对复工前后,可能遭遇的各种问题和意外状况,有更为充分的心理和应急准备。

毕竟,这场疫情是对整个社会和每个人的考验,企业有压力、政府也有压力。对各种必备的防控措施,老板们还是要多一些理解。即使一时有一些麻烦和不便,也都是为了避免出现更大的风险。

此时此刻,相信每一位老板的心愿都差不多,就像每一位中国人都期待的那样:疫情早日过去,不管是企业,还是个人,都能回归到正常的生产、生活轨道。

只有这样,政府才能踏踏实实地让企业复工,员工才能安安心心地上班赚钱,老板才能告别复不复工进退两难的境地。

最后说一句:如果挑战不可避免,那就坦然面对吧。正像一些印刷企业,已经表现出来的那样。

专业生产印刷纸张的uv胶印油墨纸袋包装油墨厂家--广州市帝天印刷材料有限公司

广州市帝天印刷材料有限公司位于金融都市广州,主要经营各类印刷油墨及印刷材料,为"A尔斯"系列油墨独家经销商。公司占地面积20000平方米。自2004年成立以来,本着"锐意创新、与时俱进"的可持续发展的战略方针,企业不断开发出具有竞争力的新产品。

广州市帝天印刷材料有限公司作为一家集辅料生产、销售于一体的企业,无论从技术的开发、销售网络的完善、出色的售后服务,还是到当今的电子商务等方面都具备了领先的优势。目前企业已通过ISO9001:2015国际质量管理体系认证、ISO14001:2015国际环境管理体系认证、获得美国大豆环保协会认证,并当选为中国日用化工协会油墨分会第七届理事会理事单位。

广州市帝天印刷材料有限公司主营"A尔斯"系列高档胶印油墨为主导、兼营印前、印中材料为辅,包括单张纸胶印油墨,轮转胶印油墨,UV胶印油墨以及油墨辅助剂以及各种相关印刷辅料。特别是公司生产的"A尔斯"系列哑粉纸油墨和合成纸油墨,在此基础上,独创性提出了《胶印油墨质量可控制性》的基础理论,攻克了胶印印前存在的一系列难题,填补了国际同类产品多项空白,质量(特别是在抗磨、防脱方面)达到国际领先水平,得到各地相关企业广泛应用。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( 责编:无忧)

相关推荐: